深夜偷排酸液調查
  私設的鍋爐旁,浮渣正在等待添加到爐火內;簡陋的隔斷內,堆放了百餘桶高濃硫酸;建造的污水井內,大量酸性液體還未偷排乾凈……4月12日晚10時許,《法制晚報》記者與警方、環保監察人員突擊進入奧俐易公司車間內檢查,車間內尚未清理的各種證據,直接進入了執法人員的視野。
  今天上午記者獲悉,目前,奧俐易公司負責人韓某及協助他偷排的工人竇某已經被警方控制,案件具體情況正在偵辦中。
  突擊進廠多項舉報被證實企業曾私建暗道排酸
  在奧俐易公司負責人韓某被控制的同時,奧俐易公司內還在生產作業。為了防止消息走漏、車間毀滅證據,警方與環保人員一起進入奧俐易公司內部突擊檢查。
  記者進入奧俐易公司車間後,鍋爐內還有明火,地上堆放著與木屑混在一起的浮渣,裡面還能看見明顯的泔水成分。對於陌生人的到來,燒鍋爐的工人楊某顯然很吃驚,蹲在鍋爐旁紋絲未動。
  在公司的倉庫內西北角,兩堵牆隔出的一個角落,就是高濃硫酸庫房。這些危險的物資,就堆放在這個沒有頂棚的房間內。經過清點,硫酸庫房內有百餘個硫酸桶,其中多數桶內的硫酸還未使用。
  在硫酸庫房北側的地面上,3塊正方形的鐵板很快引起了大家註意。這3塊鐵板邊長1.5米左右,鐵板很重,要兩個人才能搬動。打開後發現,鐵板下麵就是一個污水井,裡面裝滿了用硫酸處理泔水後的髒水,也就是韓某偷排的酸液。
  為了排放這些廢水,奧俐易公司曾私自修建了一條管道,直通工廠外的排洪溝,這裡也是永定河的上游。在管道口,依然能發現帶有油脂的液體痕跡。
  “硫酸庫房平時誰管?”面對詢問,燒鍋爐的工人楊某表示不知情。
  “平時是不是你負責添加硫酸?”楊某停頓後承認只有他一個人負責向泔水內加硫酸,但很快又說,“已經好久不加酸了,大概有一個禮拜了。”
  但楊某的說法,與奧俐易公司負責人韓某的妻子徐某的“幾個月不加酸了”的說法出現矛盾。對於之前加硫酸後產生的酸液是如何處理的,徐某拒絕回答。
  在奧俐易公司的宿舍內,執法人員發現車間內安裝了多個監控設備。而其中的監控角度,恰好能拍攝到添加硫酸的範圍,執法人員隨後將存儲數據的硬盤暫扣。
  在這次突擊檢查中,執法人員發現,車間內的鍋爐既沒有辦理合法手續,燃料也是屬於禁止焚燒的浮渣。車間內非法儲備了大量高濃硫酸,這些硫酸被用於泔水處理中進行油水分離。線索人舉報的內容都得到了證實。
  影響分析 危害整個永定河下游生物、土壤
  從事多年環保研究的張博士告訴記者,無序使用濃硫酸危害非常大,企業不僅需要進行環境評價,還要有職業評價、安全評價等一系列的評估。比如,在生產中產生的酸霧,如果工人沒有得到有效防護,會影響工人健康。
  北京市水務局法制部門介紹說,產生的含硫酸廢水,必須要進行酸鹼中和後,才能向外排放和處理。不經過處理的水酸度過高,混入生活污水進入污水處理廠後,會損壞污水處理設備、過濾膜,加大污水處理難度,質量難以保證。而向永定河河道直接排放,則會危害整個永定河下游水質、生物,以及沿途土壤,嚴重時會危及地表及地下水水質。
  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含硫浮渣,確實可以成為燃料,但如果在鍋爐內燃燒不充分,必須要進行廢氣處理,否則很容易產生高濃度二氧化硫和劇毒二惡英。二惡英毒性是砒霜的900倍,是目前世界已知的有毒化合物中毒性最強、污染控制難度最大的化合物。可引起嚴重的皮膚病,甚至致癌和傷及胎兒,被國際癌症研究中心列為人類一級致癌物。鍋爐產生的飛灰也是危險廢物,如果混到生活垃圾內一併填埋,水、空氣和土壤,都將被污染。
  最新進展責令停產警方介入調查
  由於奧俐易公司內依然存放了大量酸液和高濃硫酸,經過現場協調,由北京市環保局指定有資質的處理單位連夜清運走,對酸液及硫酸進行封存,並最終進行無害化處理,避免造成二次危害。
  根據4月12日當晚的檢查情況,北京市環保局對現場情況進行了初步認定。檢查中認定奧俐易公司主要污染物為廢酸液,存在超標偷排情況,數量至少有罐車一車(5-6噸),廠內鍋爐以廢酸渣和木屑混合物為燃料,排放有毒有害氣體,企業內存放高濃硫酸,用於化學法工藝環節。
  鑒於奧俐易公司涉嫌排放危險物,責令該公司停止生產,建議公安部門對奧俐易公司賬戶查封,遺留廢硫酸由環保局代為處置,處置費用由奧俐易公司負責。奧俐易公司負責人韓某的妻子徐某在現場檢查文書上簽字確認。
  奧俐易公司私設的暗道已經被暫時封閉,執法人員正在繼續調查。目前,韓某、竇某都在接受進一步詢問,案件仍在進一步處理中。今天上午,市環保局啟動環評調查程序,對該企業環境評價手續進行深入調查。
  文/本報暗訪組
(編輯:SN086)
創作者介紹

老虎

zgnt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